反敗為勝!江小白終于贏回了“江小白”!

蝸牛納以為,關于“江小白”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下稱江小白公司)與重慶市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江津酒廠)之間的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之爭,早就已經結束了。

然而在昨天,@江小白 官微發了一則關于最高人民法院判決“江小白”商標勝訴的聲明。

從該聲明內容來看,“江小白”商標最后還是被判給了江小白公司!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

該案的主要爭議焦點在于,第10325554號“江小白”(下稱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是否違反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

首先,江津酒廠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在先使用訴爭商標。江津酒廠主張其在先使用訴爭商標的證據絕大多數為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后形成的證據,涉及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相關行為的證據有江津酒廠與他人的銷售合同、產品送貨單、審計報告。

對上述證據分析如下:

  • 江津酒廠在本案中提交的銷售合同雖然有森歐公司的公章,但該合同顯示的簽訂時間早于工商檔案顯示的森歐公司的成立時間,而且江津酒廠也認可該合同簽訂時間系倒簽。
  • 根據江小白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的再審證據即北京盛唐司法鑒定所出具的筆跡鑒定意見,江津酒廠向森歐公司送貨單上制單人“劉之丹”、品名“江小白”字樣與江津酒廠提交的其與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下稱新藍圖公司,現已注銷)的送貨單上制單人“劉之丹”、品名“江小白”字樣的筆跡非同一人所簽。

在存在上述疑點而且沒有發票等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上述證據無法證明江津酒廠在先使用訴爭商標。

其次,雖然江津酒廠與新藍圖公司存在經銷關系,但雙方的定制產品銷售合同也同時約定定制產品的產品概念、廣告用語等權利歸新藍圖公司所有。

最后,江津酒廠與新藍圖公司合作期間的往來郵件等證據證明,“江小白”的名稱及相關產品設計系由時任新藍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在先提出。

綜上,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小白”商標并非江津酒廠的商標,根據定制產品銷售合同,江津酒廠對定制產品除其注冊商標 “幾江”外的產品概念、廣告用語等并不享有知識產權,新藍圖公司對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并未侵害江津酒廠的合法權益,未違反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

最終判決:

一、撤銷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8)京行終2122號行政判決;

二、維持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號行政判決。

最終,“江小白”商標歸屬于江小白公司!

事實上,有關“江小白”商標的爭議不止于此。

“江小白”之爭

據了解,訴爭商標為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由成都格尚廣告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格尚廣告公司)于2011年12月19日申請注冊,于2013年2月21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3類酒等相關商品上,其專用期限至2023年2月20日。

2012年12月6日, 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商標局)核準該商標轉讓,受讓人為新藍圖公司;2016年6月6日,商標局核準該商標轉讓,該商標轉讓至江小白公司名下。

經查,江小白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陶石泉,其也系新藍圖公司原法定代表人。

2016年5月,適逢江小白公司受讓該商標受理階段,江津酒廠針對訴爭商標提出無效宣告申請,其主要理由為新藍圖公司是江津酒廠“江小白”酒產品的經銷代理商,其申請注冊訴爭商標,違反 2014年實施的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

2016年12月27日,原商評委經審查作出裁定,宣告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無效。

隨后,江小白公司不服原商評委被訴裁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訴稱江津酒廠無任何有效證據證明其在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使用過“江小白”商標。

自此,從2016年到2019年,江小白公司和江津酒廠開始了長達三年的商標之爭,期間經歷了一審和二審漫長的司法程序。

一審中,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判決撤銷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江小白”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要求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裁定。

原商評委、及江津酒廠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二審中,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宣判,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號行政判決;支持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駁回江小白公司的訴訟請求。

后來有不少媒體報道,江小白公司注冊的商標被裁決無效,并永久“江小白”商標專用權。

但@江小白酒業 官方微博發表聲明稱涉事商標僅僅是公司百余個“江小白”商標的其中一個,公司經營未受影響。

直至今日,這件商標糾紛案隨著最高院的終審判決,才終于落下了帷幕。

除了第10325554號商標案之外,江小白公司還與江津酒廠在多個“江小白”商標上存在著爭議,其中包括江小白在官網、電商旗艦店以及產品包裝上使用的商標。

而這次江小白迎來最終的勝訴,非常不容易。仔細想想,這家公司其實是可以避免陷入這場商標拉鋸戰中的。

酒企的自我保護

在國內注冊的酒企中,有不少是沒有生產酒廠的營銷類酒業公司大都是依靠其他酒廠代加工的。

江小白公司在最初也是這樣的酒企,他們之所以差點兒失去“江小白”商標,主要原因還是該公司在創業之初沒有發現自己簽署的很多合同存在法律漏洞。而這自然給了對方可乘之機,也為后期的維權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

那么若想保護自己的知識產權,就得處理好自己與代加工廠家的關系,這對于很多酒企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話,聘請個法律顧問幫自己查看合同,確保沒有問題了再簽。

另外,很多品牌擁有自己的卡通形象,這些形象的使用會成為品牌識別標志之一,所以酒企應該對其進行注冊保護。

蝸牛納建議酒企在設計logo時要以圖形注冊,這樣可以查圖形近似,從而對品牌進行更為周全的保護。

不過,對圖形商標的保護除了商標注冊外,還有版權登記的保護,兩者是相輔相成的,能夠對圖形或logo起到雙重保護的作用。

根據現行《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這個在先權利包括各種權利,既包括商標權,也包括版權、專利權、商號權等等。

等企業的圖形logo申請了版權登記,當他們發現有人在其他類別將自己的圖形logo申請了商標,就可以對該商標提出異議、無效宣告等,使對方的商標無法核準注冊。

可以說,企業的logo申請版權等同于全類注冊,能夠得到全類保護。

不得不說,這次江小白反敗為勝的商標案例,其背后固然有領導者和團隊堅守長期價值的心,以及他們長期持續創新的努力,但我國法治體系的日益完善,同樣也為江小白公司在市場競爭環境中提供了公平又有力的保障。

相信江小白商標一案,能給不少企業帶來啟發:不管是老企業還是新企業,都需要對商標權益加深法律認識,并學會用法律來捍衛屬于自己的商標。

 

【納杰溫馨提示】

文中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屬于原作者,僅以配圖表達無他意。另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公眾號立場,本公眾號轉載的目的僅用于傳遞信息,如果您覺得該信息不宜被公眾瀏覽或有其他原因,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感恩謝謝!

編輯:蝸牛納@納杰知識產權

來源:納杰知識產權(ID:najieip)

國家知識產權平臺華發七弦琴 » 反敗為勝!江小白終于贏回了“江小白”!
分享到: 更多 (0)

評論 搶沙發

產品和服務

合作伙伴

商丘市福彩中心电话号码 天天2棋牌? 吉林11选5前三直遗漏 填大坑的技巧口诀 11选5神奇公式 什么方法买平特肖最准 注册赠送彩金的棋牌 长沙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ag捕鱼王平台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 罗牛山股票行情